专家:黄岩岛“民间行动”,一场多方蓄谋的海上“骚乱”

来源:南海之声

菲律宾“民间组织”出面策动的到黄岩岛海域进行渔船运补、投放象征性浮标的大规模活动,具有鲜明的非法侵权性质,突出的“街头运动”色彩,夹杂域外势力的挑动,对国际体系和秩序、地区和平与稳定、菲律宾的长远利益都存在严重损害,是不折不扣的发生在海上的“骚乱”,值得国际社会、地区国家和菲律宾人民高度警惕。

南海漫评《来自“民间”的行动?》

侵权图谋违反国际法,欲盖弥彰

菲方策划到黄岩岛的各种活动宣传都集中强调“在菲专属经济区内”,以此确认活动的“法律基础”,引导国际认知为菲“固权”。实际上,关于“在菲专属经济区内”的宣传恰恰反映了这场活动的侵权图谋,也明确揭示出菲方对国际法理秩序的严重破坏。

菲方策划非法侵权行动,其背后逻辑是通过否定中国黄岩岛主权,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赋予的海洋管辖权来否定中国领土主权。这一观点与“陆地统治海洋”的国际法原则不符,也违反了沿海国必须尊重他国领土主权的前提下主张海洋管辖权的要求。

爱琴海上有三千多个岛屿,其中两千多个属于希腊,有的岛屿距离土耳其只有1–2海里。这样的例子在全球不胜枚举,但没有哪个国家像近期的菲律宾一样如此明目张胆地挑战国际体系和秩序。

2024年5月15日,5艘菲律宾商业渔船上约200名平民从菲律宾驶向黄岩岛周围海域。(图源:视觉中国)

如果菲律宾西部的海就可以随便称为“西菲律宾海”,只要是距离菲海岸线200海里以内就是菲专属经济区,那么土耳其应该如何对待希腊和爱琴海,世界领土、海洋和国际法秩序又将何存?

菲律宾人不能够以此为借口,在黄岩岛附近海域策动挑衅性行动。这样的活动既没有国际法支持,更是对地区和平与秩序的严重破坏。

“骚乱”式侵权实属玩火,害人害己

菲方变换手法,用一个非政府组织策划更多形式的挑衅行动,实质上是借鉴和采取了“颜色革命”和“街头政治”的手法。类似的活动在过去一些年来,深深伤害过南海周边国家和地区,对安全和稳定制造突出的风险危害。

从这些海上侵权行动的活动宣传中可以清楚看到,这些活动有突出的符号化特点(手势图标),统一的宣传色彩(蓝色、棕色),采取平民掩护的非政府组织运作模式,主要实施大量人员涌入,随后用媒体、自媒体等手段引导舆论认知。

2024年5月13日,菲律宾“民间组织”Atin Ito正在准备黄岩岛运补和浮标投放行动。(图源:马尼拉时报)

这些特点在祸乱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的“颜色革命”中屡见不鲜,东南亚许多国家都深受其害,对这些伎俩也毫不陌生。

需要强调的是,让西方政治势力帮助策动具有“街头政治”色彩的运动,是非常危险的“走钢丝”行为。一旦打开“潘多拉魔盒”,菲少数背后鼓动的政客也无法把握这些运动的走势,很有可能出现议题快速外溢、逆转和发酵,与菲国内经济、就业和能源等民生议题发生化学反应,转为菲内部政局的不稳定因素。这种玩火的行为实在是不明智的政治决策。

幕后势力推波助澜,居心险恶

根据菲律宾当地一些媒体披露的情况来看,这些所谓的民间组织向黄岩岛实施运补,实际上是菲少数政客及美国和西方势力共同策划的一场闹剧。

“这是我们的”(Atin Ito)是一个菲律宾民间组织,于2023年策划对仁爱礁的“圣诞运补”而引发关注。该组织主要由菲阿克巴扬党(Akbayan Party)策划。

2024年5月13日,菲律宾“民间组织”Atin Ito正在组织黄岩岛浮标投放活动。(图源:马尼拉时报)

一些成员通过自媒体披露了这个所谓的民间组织根本意图并不是所谓“补给”,而是通过公开披露他们的“作秀”来引发国际关注,“目的是动员国际观察团参加这些行动”。

很多报道还集中披露这些有计划的所谓“补给”行为,实际上是一系列政治掮客的“作秀”举动,特别是还出现了英国、澳大利亚、荷兰、瑞典和欧盟使馆的官方参与。

打着“民间”的幌子,采取“街头政治”的模式,背后有政治图谋和西方势力的加持,这样的活动与其说是牵强的“维权”,倒不如说是出现在南海上的新型“骚乱”。国际社会、地区国家和菲律宾人民都应该擦亮眼睛,共同制止这些居心险恶、伤害深远的暴行。

(本文作者:杨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海洋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相关新闻